您当前的位置:传奇世界sf网 > 传世2sf > 正文

诗苑|无果爱情成就传世诗篇

  1. 添加时间:2018-09-18
  2. 文章来源:未知
  3. 添加者:admin
  4. 阅读次数:

  爱情是诗歌的母题,古往今来的诗人多写爱情。三千年前的中国便有“关关雎鸠”的妙行,亦如是。从古罗马时期萨福的“开花的树林”,到2011年诺得主特朗斯特罗姆的“偷挤的奶汁而幸存”,爱情永远写不完,每一位诗人都在这面诗墙上留下自己的涂鸦。

  而有一位诗人,他的一生与爱情不能分而论之,他的作品同样被爱情所贯穿。他就是威廉·巴特勒·叶芝(William Butler Yeats,1865~1939),那首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歌曲《当你老了》,就是从他的诗改编而来。

  他是1923年诺贝尔文学获得者,获理由是“那永远富有灵感的诗歌,以一种高度艺术的形式,表现了整个民族的”。叶芝的同行、现代派诗歌艾略特(Thomas Stearns Eliot,1888~1965)则称他为“我们时代最伟大的诗人”。

  而让叶芝追求了一生却终未如愿的女子茅德·冈(Maud Gonne,1866~1953)对叶芝的评价却是 “他是一个像女人一样的男子,我了他,将他还给了世界”。写了一辈子的情诗,未能他所爱慕的女子,却成了对世界最惊艳的馈赠——不知对此,叶芝是该感到欣慰还是尴尬。

  无论如何,叶芝的那些诗作会继续流传,他的名字也注定不朽——为其开辟诗歌现代化的诗歌造诣,也为其痴情。

  童年时期的叶芝曾幻想自己被包裹在云层里,然后通过闪电送到。这一幻想很快就破灭了,一个大一些的男孩向他透露了“性”的秘密,叶芝认为这是自己 “童年梦幻的第一次磨灭”。

  逐渐,性的了对异性的渴求与,这着叶芝诉诸笔端——诗歌与爱情有一个共性,就是一样能直抵人类心灵最深处。

  年轻的叶芝生活在田园山色之中,的风光与歌谣一并沁润着他的才华。在叶芝早期的情诗里,唯美、细腻及萦绕始终的忧郁成为基调。文学上所称浪漫主义的抒情与忧伤,用今天的话说,差不多相当于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泪流满面。

  1889年,23岁的叶芝第一次遇见了22岁的女演员茅德·冈,那时他还不知道,自己将为眼前的女子付出一生。叶芝对美丽的茅德·冈一见钟情,并一往情深,却因自己无名无望又不成熟而自卑羞怯,将爱情埋藏在心里,倾泻在笔下。

  歌手李健在根据这首情诗改编的歌曲里多唱了一段中文歌词,极妙。叶芝对茅德·冈小姐的情愫,想必更甚。

  “我留不住所有的岁月,岁月却留住我;不曾为我停留的芬芳,却是我的春天。”

  茅德·冈之于叶芝,就仿佛贝阿特丽彩之于但丁,劳拉之于彼得拉克,玛丽·安妮之于拜伦,仿佛诗人生命里的一座泉,无时无刻不在喷涌,泉水却分外苦涩。

  1889年,叶芝向茅德·冈求婚,遭到;1900年,叶芝第二次求婚,遭到;1901年,叶芝第三次求婚,仍旧遭到。

  茅德·冈在1903年与一位家结婚。叶芝得知后,写下一首四行小诗:

  茅德·冈让叶芝苦头尽吃,但即使在茅德·冈结婚以后,叶芝也从未断绝对她的念想。

  爱情的枯萎带来了一段时期创作的荒芜,叶芝接近五年不再提笔。两种幻灭叠加,集中反映在这首诗里:

  岁月留痕,给叶芝以思索,在诗作上,早年的浮华已然褪去,变得洗炼、沉稳,题材也极为丰富,1923年叶芝获得诺贝尔文学即是最好的明证。评审对叶芝的赞美可谓毫不吝啬:

  “他成功地保持了与本族人民的联系,同时又最具贵族气派的艺术技巧……用 ‘伟大’ 一词来概括如此一生的工作,是一点儿也不过分的。”

  因复活节起义,茅德·冈于1916年失去丈夫。时隔13年,叶芝又有了与茅德·冈旧好的机会。叶芝在巴黎与茅德·冈共度了3个月的时光,之后,叶芝再一次向茅德·冈求婚。同样,他再一次遭到了。

  很难给叶芝人生最后20年的诗作加一个定义。诗、爱情诗或是其他什么称谓,似乎都不尽然。

  而在某些电光火石的刹那,衰老的眼睑里,仍然有当年的脉脉含情。他对茅德·冈的爱,从未停止过:

  再一次遭到茅德·冈的后,叶芝与英国女子乔治·海德里斯成婚,了结一生的。

  1939年,叶芝去世。茅德·冈出席叶芝的葬礼,尽管在最后,叶芝向她表达了希望她能来参加葬礼的意思。

  其实在我看来,叶芝的爱情诗里最令人动容的,不是《当你老了》,亦不是《初恋》,而是那首《拟刻在巴利里塔畔石上的铭文》:

  本·布尔本山下的故乡小镇,叶芝长眠于此。的田园与山野,是诗人最初的之园,也成了他最后的归宿。

  叶芝的墓碑极为朴素,甚至可说单调。若不是靠着那块被奉为圣物的墓碑,能否找到都是问题。

上一篇:传世珍藏酒久久醉悦供        下一篇:10109201白神水行业周全回暖久久醉悦传世佳酿新品上市